恒达娱乐登录-一个月内豪掷190亿 高瓴资本A股投资逻辑起底

2020年7月31日 0 Comments

恒达娱乐登录-一个月内豪掷190亿 高瓴资本A股投资逻辑起底

  《投资者网》蔡俊

  带着传闻的130亿美元(约910亿人民币),高瓴资本冲进中国的资本市场。

  整个7月,公司斥资约190亿元,先后在A股、港股参与三家企业的定增。若把时间线拉长到今年,公司至今已认购5家A股企业的定增。

  这些标的,过半是站在风口的医药股。高瓴资本出手快、准、狠,稳,在医药细分领域的投资逻辑,图穷匕见。

  然而,被投的企业哪些是真金,哪些是泡沫故事,还有待时间检验。做时间的朋友,还是做资本的朋友,公司手里有一本精明账。

  开启买买买模式

  整个7月,资本市场刮起了一股“高瓴旋风”。

  7月12日,健康元发布公告称,高瓴资本以最高21.73亿元现金,认购全部定增股票。次日,香港上市的百济神州也宣布20.8亿美元的再融资方案,高瓴资本至少认购10亿美元(约70亿人民币)。

  7月17日,锂电领域的明星宁德时代,公开200亿元定增,高瓴资本配售99.99亿元,新晋成为第九大股东。

  定增,成了高瓴资本掘金的新手段。若不是上市公司发生变化,公司买买买的脚步,未必停下。

  7月23日,凯莱英发布定增方案的调整公告。上一轮方案里,高瓴资本计划不超过23.11亿元,全部认购新发股票。不过,新方案把认购对象调整为不超过35名,募资规模不变。

  就这样,高瓴资本冲冲冲的步伐,终于降速。整个7月,公司共向A股、港股市场砸下约190亿元。“高瓴概念股”,正席卷两地资本市场,所到之处个股价位急速拉升,投资机构趋之若鹜进场,生怕错过盛宴。

  募、投、管、退,这是一家私募基金的商业模式。能赚多少钱,关键看投与退。高瓴资本每投一笔,自然期待退场时,能高位套现。现在投已到位,怎么退、何时退,考验团队的智慧。

  7月22日,海正药业发布定增公告,宣布以现金、可转换债券、股份等形式,收购高瓴资本持股的瀚晖制药,标的价格44亿元左右。两年前,高瓴资本从辉瑞手中,买下瀚晖制药的股权。定增完成后,公司将成为第二大股东。

  这笔交易,高瓴资本创造了“退”的新模式。一方面,公司拿到部分现金,直接落袋为安;另一方面,公司仍持有上市公司股权,留给未来更大的套现空间。

  一鱼两吃,高瓴资本的退场新方式,又给资本市场上了一课。

  投资新宠

  硅谷,美国科技巨头的大本营。今年疫情爆发前夕,高瓴资本创始人兼CEO张磊,在那里参加了一场全球投资人的晚宴。

  宴席之后,高瓴资本成功募资130亿美元(约910亿人民币)的消息不胫而走。尽管官方从未证实,但接下来的布局,公司瞄准医药行业,以左右两手的低成本渠道投资。快、准、狠,风格老辣。

  高瓴资本的左手,通过定增的方式,大举杀入资本市场。定增的优势,在于能直接与企业沟通,从而折价入股,降低规模资金的成本。

  根据Wind数据,今年以来公司先后参与5家A股定增,包括健康元、宁德时代、凯利泰、广联达、国瓷材料,其中医药股2家。

  高瓴资本的右手,通过大宗交易的方式,悄无声息地入局。大宗交易专供机构席位,定价相对灵活,也是为数不多的低成本渠道。

  截至今年一季报,公司出现在7家A股企业的流通股东名单,包括凯利泰、金域医学、爱尔眼科、格力电器、泰格医药、药明康德、海螺水泥等。其中医药股5家,不少股份由大宗交易而取得,上述企业也皆为细分领域的龙头。

  从上述标的中也可以看出公司投资医药股的逻辑,医疗器械、CRO(医药外包)、PD-1(肿瘤免疫疗法),只要是此三大细分领域的龙头,高瓴资本多半会花重资进场。

  然而,三大细分领域,高瓴资本又打着一本精明账。曾经的宠儿CRO,让位给医疗器械。

  资料显示,CRO领域的泰格医药、药明康德,为公司早前投资。曾有意参与定增的凯莱英,主业也是研发外包。如今伴随凯莱英调整方案,间接宣告了高瓴资本不会继续大举投入。

  而凯利泰、爱尔眼科、金域医学等三家企业,均属于医疗器械相关的服务领域,高瓴资本今年不断入局,投资新宠浮出水面。

  至于高精尖的PD-1,公司更倾向投资香港、美国等上市企业。百济神州、君实生物、信达生物、翰森制药,高瓴资本从一级市场切入,进而推动海外上市,斩获颇丰。

  滞后满足的套路

  做时间的朋友,这是张磊2017年做客母校中国人大毕业典礼时,发表的主题演讲。之后几年,这句话成了他公开场合最喜欢的至理名言。

  关于这句话,他延伸出一套理论。比如多数人醉心于“即时满足”,张磊却提出要“滞后满足”,并进一步阐释为延期享受成功,最后仿照乔布斯风格,以英文“Think big, Thing long”收尾。

  人一旦成功,就喜欢自创各种理论,投资界、科技界尤为甚。张磊的“滞后满足”,与字节跳动的“延迟满足”不谋而合。这些年,两人在各自领域抢尽风头,但张磊的满足,更有自己的套路。

  7月20日,由高瓴资本领投,持股4.52%的甘李药业发布公告,总经理、副总经理、财务负责人集体请辞,并升任三位年轻人,其中一位还是90后。将近一个月前,甘李药业刚敲钟上市,市值迅速突破千亿,此番集体辞任提拔新人,令市场哗然。

  7月28日,企业公开澄清声明,请辞人员不影响正常管理和经营,高管团队年轻化,是朝着国际化理念与发展目标。

  然而,高瓴资本领投的医药企业,几乎呈现出一个共性,即网红赛道+海外背景。网红赛道,是指药厂的产品专注最火热的细分领域;海外背景,是指高管团队必须有外资企业的履历。

  甘李药业的最大故事,为“胰岛素茅台”,药物研发在胰岛素领域。现任接替的三位高管,都具备海外背景,其中两位更是任职过礼来制药、毕马威会计所。

  于是在资本市场出现了这样的现象,网红赛道+海外背景+高瓴投资,只要符合三个条件,通常会大涨,但也让市场怀疑,甘李药业的团队洗盘,是否有高瓴资本的授意。

  《投资者网》就甘李药业高管情况向公司求证,截至7月29日,对方尚未置评。(思维财经出品)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